沈阳网约车门槛高过北京 市民担心黑车卷土重来

  距离交通部规定的网约车管理暂行办法正式实行的日期11月1日还有三天之际,沈阳网约车新政细则的靴子终于落地。

  今日,沈阳交通局发布《沈阳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实施细则》(暂行)(征求意见稿),坚持了网约车准入的高门槛要求,比如,车辆价格必须在13万元以上、车龄必须在2年以内,轴距必须不小于2700毫米、排量不小于2.0L或者1.8T,新能源车轴距必须在2650毫米以上;而在满足所有规定条件的基础上,车辆还需在获得交通运输主管部门的运力指标后才能上路运营。此外,新政细则还对接单场景进行了限制,例如网约车不得在机场、车站等场所揽客。

  这一规定将引发网约车运力的断崖式下跌。据滴滴平台此前披露的数据,滴滴平台上专快车司机的车辆排量有92.2%在2.0L以下。

  专家指出,随着运力出现断崖式下跌,网约车引领的平价打车时代将一去不返,打车难、打车贵、黑车横行等问题将重现,而大量在网约车行业中就业的司机们将重新面临生计问题。

  沈阳交通局表示,坚持网约车准入高门槛的目的在于“更好地满足社会公众多样化出行需求,促进出租汽车行业和互联网融合发展,规范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行为,保障运营安全和乘客合法权益”。

  高门槛引发争议

  尽管距交通部的网约车新政发布已经过去三个月之久,此间网约车管理的成都模式、贵阳模式纷纷涌现,但最终沈阳交通局仍然选择制定高门槛,要求之高甚至超过一线城市。

  例如,拿北京来对照,北京新政细则中未对车辆的车龄做出要求,而沈阳要求必须在2年以内;北京未对车价做出要求,而沈阳要求必须在13万以上;北京司机在车辆和人员满足条件并取得许可证后即可上路,而沈阳司机即使满足了规定的所有条件,仍需在获得交通运输主管部门的运力指标后才能上路运营;北京未限制网约车在机场、车站揽客,而沈阳对此严令禁止。

  而与同样作为省会、同样希望打造智慧城市标杆、同样鼓励大众创业的贵阳相比,沈阳规定之严苛和贵阳规定之开明形成鲜明对比。例如在车辆的要求方面,贵阳网约车新政没有对排量和轴距做规定,政府也不会去定运营指标计划,只要求“裸车价不低于车租车价”。

  沈阳交通局的高门槛规定让很多网约车司机和消费者心生困惑。事实上,如此高的标准,不但把别克凯越、福特福睿斯、起亚K3、大众朗逸等常见网约车型排除在外,连奥迪A3、奔驰GLA、宝马1系、宝马2系旅行车等一众豪车也被免除了做网约车的资格。而另一方面,沈阳居民的消费能力还远远达不到交通局的标准。

  滴滴出行平台数据显示,在沈阳,76.7%的出行服务都是由1.6L以下排量的车辆提供的,占比最高;17.6%的出行服务由1.8L-2.0L排量之间的车辆提供,占比居第二位;只有2.2%的市民出行是由2.0L排量以上的车辆提供服务。

  “我们上班族打车只图能够方便快捷、价格合理,你来什么档次的车其实无所谓。交通局定那么高的价格和排量,并不是我们需要的。”一名消费者表示。

  九成网约车司机将被迫 “去产能”

  政策高门槛的要求之下,大量网约车司机将面临失业考验。

  滴滴出行8月末发布的《沈阳市移动出行(滴滴)就业及社会发展分析报告》显示,截止2016年7月,滴滴已经为沈阳提供了8.3万个灵活就业机会(包含专快车和代驾司机),占沈阳2015年第三产业从业人员的近11%。而在沈阳市8.3万滴滴司机中,有大量下岗再就业工人、失业人员和转业退伍军人。

  2016年上半年,沈阳名义GDP增速为-4.96%,经济下行压力巨大,甚至比辽宁省的-1%更低。沈阳目前仍处于培育经济增长新动能的转型阵痛期,在去产能、保就业的关键时刻,本已被吸纳到网约车行业的再就业司机再度失业,无疑将使沈阳市政府进一步承压。

  “网约车解决了一部分就业问题,特别是现在我们说产业结构转型去产能,特别是水泥、煤炭、钢铁等等这些。我们政策也应该是扶持、疏导,而不是说最后我们执行了政策,把它扼杀在发展过程当中。”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劳动经济学院院长冯喜良说。

  打车难打车贵将卷土重来

  业内人士预计,沈阳新政细则实施后,因为成本上升因素,网约车价格将会上涨。

  据媒体测算,根据2700毫米轴距的新规,单按成本推高因素推算,沈阳地区网约车的价格也将是新政推出前的2倍以上。而网约车数量出现断崖式下跌后,供需失衡将进一步加剧上涨幅度。

  不少市民表示担忧,沈阳市民收入水平和北京等城市本身有较大差距,如果在网约车上还坚持清除更高比例的车辆,恐怕以后都“坐不起”网约车了。

  近一年来,网约车的高性价比和便捷性,已经给市民留下深刻印象,大大提高了市民出行的效率和质量,很多市民已经离不开网约车。滴滴平台数据显示,从2014年9月上线至2016年8月初,滴滴专快车已服务超过143.3万沈阳市民和游客,相当于2015年沈阳常住人口的17.3%。

  著名媒体评论人梁宏达表示,网约车数量变少后,一方面用网约车价钱可能翻倍,这样一来网约车也就成了高端用户的“专利”;另一方面,百姓还有大量需求存在,这也使得被迫退出的网约车转为黑车,继续在地下运营。

  而许多市民也承认,在极端天气或者难打车的地段,如果打不到出租车或网约车,将不得不选择黑车出行。

第 1 /  10 页
点击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