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一个新兴的互联网出海主战场

  作者:新天域互联

  东南亚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出现的一个新的地区名称,因地理环境夹在中国与印度中间,让这个地区常常被掩盖在中国与印度崛起的光芒之下。当中国的互联网开创者们开始在华尔街讲述他们的梦想,印度软件工程师们开始“统治”IT世界时,东南亚的大部分人还没有使用过电脑。

  但从2016年开始,以马来西亚,越南和印度尼西亚为首的东南亚国家发生了质的变化。2016年至2017年东南亚科技基金的大规模增长,所有人都开始把目光投向马来西亚,越南和印度尼西亚等国家的创业经济。尽管这三个国家的科技资金规模参差不齐,却拥有着极大的无可比拟的创业密度,又因其人口众多,在垂直行业领域催生出了众多的创业型公司。作为一个新兴市场的价值洼地,东南亚确实值得作为区域市场进行整体考量。

  从人口、购买力、互联网基础设施三要素看,东南亚处于红利期

  对于海外国家或地区互联网发展情况,一般评估三个核心要素:人口、购买力和互联网基础设施情况,人口决定着红利空间大小,购买力以人均GDP衡量是商业变现的基础,而基础设施建设可以看出当地互联网发展所处阶段,便于推出相应产品和把握商业节奏。

  根据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关于东南亚的2016年人口数和人均GDP情况,根据相关数据显示,印尼、越南、马来西亚在互联网应用和消费方面都处于佼佼者,占比达99%。

  在前不久发布的《2018全球数字报告》显示东南亚地区互联网渗透率达到58%,虽相对于欧洲及北美80%-90%的渗透率还有较大差距,但要高于非洲、南亚等基础设施贫瘠之地。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11月东南亚这个数字仅为40%,短短两年增长近一半。可见,东南亚正处于互联网基础设施快速普及阶段,充满流量红利。而互联网渗透率的提高又从侧面间接地反映出东南亚地区基础建设的情况这在不断提高。

  东南亚创业经济体的现状

  以印尼、越南和马来西亚为首的东南亚国家,因人口红利加上基础设施的逐步普及,让其成为中国企业出海仅次于印度的第二选择。

  据报道,2017年,越南获得了这三个国家来自科技公司最多的资金,为17.4亿美元。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分别获得科技公司2.49亿美元和6150万美元的资金,但印度尼西亚有14家初创型公司失败退出,而马来西亚仅有4家。

  作为东南亚科技摇篮的越南,期间没有一家初创型企业因失败退出,并在创业密度方面显示出了前景,该国每 57982 人中就有一人拥有初创型公司,而印尼的这一比例是 1:86836。与此同时,马来西亚拥有最高的创业密度,每 26955 人就有一人拥有一家初创行公司。这意味着总部设在马来西亚的初创型公司最有机会与其他初创型公司和潜在投资者建立联系。

  东南亚独角初创型企业现状

  印度尼西亚相当大资金份额主要源于独角兽成功案例所带来的关注,有价值10亿甚至更多的资金已经涌入印度尼西亚。针对这一现象,有专家指出印度尼西亚将得益于他们开创的独角兽,并且这些独角兽会聘请外来专业人才,为其提供管理、技术上面的优势。

  遗憾的是,马来西亚和越南并没有这样的好运气,目前还没有任何独角兽型的初创企业。尽管有部分人认为Grab是一家刚在新加坡注册的马来西亚公司,但Grab仍然把总部和很多人才留在了新加坡,而不是马来西亚。

  印尼的另一优势得益于人口规模。有专家曾指出一个国家的人口规模是可以发挥重要作用的,特别是面向消费者的初创企业模式,国家人口越多,增加用户群的潜力就越大。

  然而,马来西亚初创公司的成功案例可能并不多,但凭借着靠近新加坡的地理位置或有益于初创企业发展。马来西亚初创公司有很好的机会能进入这个城邦,并将其作为区域中心扩展到其他地方。这种做法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了,许多马来西亚创业公司甚至在 Grab 加入新加坡之前就已经筹集了资金。

  与邻国相比,越南属于一个“崭露头角”的国家,创业生态系统仍处于发展阶段,但已经有一些非常优秀的企业家开始在越南建立公司。

  东南亚成出海主战场,助力企业蓬勃发展

  目前,地缘优势带来的文化差异相近,互联网基础设施的快速建设,以及系统工具的第一轮普及,让东南亚成为企业出海的最佳选择。东南亚仍未消失的红利会为企业的发展提供助力,让企业快速发展。

第 1 /  10 页
点击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