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客遇上“幽灵”嘀嗒出租车:还没上车行程已完成

  IT时报记者 丁晓东

  一辆嘀嗒出租车就这样人间蒸发了!

  12月23日晚上8点49分,浦东新区年家浜路238号,寒风凛冽,刚从绿地缤纷广场购物出来的陈先生准备早点打车回家。

  陈先生通过嘀嗒App叫了一辆强生公司的出租车。司机接单后,嘀嗒App上显示司机距离陈先生的上车地点为1.3公里,预计1分钟左右可到达。

  但陈先生没想到的是,这1.3公里的距离,让他在寒风中等了100分钟,期间他多次拨打司机、嘀嗒客服、强生公司的电话,但最后也没能等到这辆车。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消失”的司机 与“不存在”的订单

  初冬的寒风中,陈先生无奈地等待着这辆车牌号为HM5527的出租车。等了约10分钟后,这辆车却迟迟没有到来,陈先生拨打了该司机的电话,无人接听。

  正当陈先生一筹莫展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件更诡异的事。嘀嗒App上显示该行程已经开始,并且正在前往目的地!

  一头雾水的陈先生只好拨打了嘀嗒平台和强生公司的联系电话,但得到的消息是双方都联系不上司机,对于这笔“不存在”的订单更是毫无头绪。

  当天晚上9点30分左右,陈先生的嘀嗒App上显示该订单已完成并转为线下支付。但实际情况却是,陈先生根本没有坐上这辆车,司机也没有联系过陈先生。

  之后,陈先生与嘀嗒客服以及强生出租车方面进行了多次沟通,一直到晚上10点30分,嘀嗒和强生公司仍未能给陈先生一个明确的答复。

  陈先生从强生公司方面了解到,HM5527这辆车在陈先生下单期间位于嘉定区,双方实际距离至少50公里以上,那么嘀嗒平台上显示HM5527距离身处浦东新区的陈先生只有1.3公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原因:预备司机违规接单

  实际上,当天陈先生呼叫到的车辆,并不是真正的HM5527,而是另外一辆车牌号为GV6303的车辆。

  原来,在嘀嗒平台上,每辆出租车可以注册绑定三位司机,以方便司机进行轮班替换。强生公司的车辆HM5527在嘀嗒平台上注册了两位司机,但是强生公司的预备司机范师傅同样利用HM5527这辆车在嘀嗒平台上注册了司机信息。“即使是公司旗下的车,有司机利用其在网约车平台注册后,网约车平台不会向我们提供车辆注册司机的信息,只要符合平台的规定司机就可以自行完成注册。”强生公司一位负责人告诉《IT时报》记者。

  嘀嗒方面则表示:“司机提供驾驶证、行驶证、人车合影等信息,再由嘀嗒相关认证部门进行认证即可完成司机注册,一位出租车司机只能注册一个嘀嗒账号。”

  12月23日晚上,车牌号为HM5527的车辆在嘉定区暂时停运,而以该车辆信息注册了嘀嗒账号的范师傅则开着一辆GV6303的车辆,行驶在浦东新区附近,并且范师傅登录上了他的嘀嗒账号,开启了接单。范师傅在接单过程中,所开的车辆车牌号与注册所用的车牌号并不相符。嘀嗒方面表示:“当乘客遇到实际运行车辆的车牌号与嘀嗒App上显示的车牌号不符时,建议乘客不要乘坐,并可向平台投诉,平台会视情况进行封号处理。”

  12月23日晚上8点49分,范师傅在下车吃饭的过程中,嘀嗒App的自动接单功能为其接了陈先生这一单。9点10分,范师傅回到车上看到该订单消息时,认为乘客可能已经离开,便擅自开启了订单的行程。这才导致了陈先生当天根本没有见到车辆,订单却在嘀嗒App上显示已完成。

  “嘀嗒平台上的出租车订单接单两三分钟后,想要取消订单,必须由司机或者平台点击乘客已上车、乘客已到达,完成订单后再将支付方式改为线下支付才可以。针对范师傅在不联系客户的情况下擅自点击订单完成的行为,嘀嗒平台已对其做出封号30天的处理。”嘀嗒平台的客服告诉记者。

  司机“一号多用”成乱象

  “有可能是司机师傅个人的行为,当天接到陈先生的单子后,他不想做这一单了,便在没有与乘客沟通的情况下擅自点击乘客已上车和已到达,完成了这笔虚拟订单。”嘀嗒客服曾如此回应记者,“但嘀嗒平台无法对司机的全程行为进行监控,当有司机擅自操作乘客已上车和乘客已到达时,只能通过乘客的投诉来对司机进行处理,情况严重者会永久封号。”

  一位出租车业内人士告诉《IT时报》记者:“网约车平台与出租车公司之间的信息不共享是导致这件事情的原因之一。只要提供驾驶证、行驶证、人车合影等信息,出租车司机就可以在网约车平台进行司机账号注册。在出租车公司,一部分司机每天运营固定的车辆,一般不会出现车牌号不符的行为,但是部分预备司机每天运营的车辆是不一样的,司机账号却只能注册一个,这就导致出租车公司的预备司机在网约车平台接单很尴尬。”

  “另外当有员工从出租车公司离职时,网约车平台不会自动注销其司机账号,离职司机依旧可以利用先前在出租车公司注册的账号信息进行接单,这从另一方面导致出现司机接单车辆车牌号与注册信息车牌号不一致的情况,甚至偶尔有出租车司机的账号被顶号的情况。当司机离职后,需要出租车公司提供相关的证明给网约车平台才可以注销离职司机的账号信息。”上述业内人士透露。

  隐患:丢失物品难找回,乘客投诉无门

  司机接单车牌号与网约车App中显示的车牌号不符,在网约车行业中并不是罕见现象,不少用户甚至遇到过“套牌车”。

  陈先生当天的遭遇虽然是因为遇到司机不负责任,擅自完成了一张“虚单”,但如果当天车辆真的去接陈先生,陈先生遇到的将会是另一问题——车牌号不符。

  “当天陈先生联系我们时,提供的信息是车牌号HM5527,我们根据该车辆信息来查询,发现车辆停在嘉定区。陈先生告诉我们车辆位于浦东新区,错位的信息让我们未能及时处理陈先生的投诉。年末正值车辆运行高峰时期,如果出现车牌号错乱的情况,不仅投诉不方便,乘客想要寻找失物也会有诸多不便。强生方面会加紧统计车队内预备司机的注册情况,尽快做出改进。”强生方面告诉《IT时报》记者。

  随着网约车发展越来越成熟,在监管之手的促进下,有关“车牌号不符”的情况在一步步规范中。2017年12月27日,杭州市通过《杭州市客运出租汽车管理条例》规定,实际提供服务的车辆和驾驶员,与线上预约的车辆和驾驶员不一致,除了由道路运输管理机构责令改正以外,向经营者处五千元以上一万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处一万元以上三万元以下罚款;情节特别严重的,吊销其客运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

  上海对网约车违规现象的查处也在积极落实,据上海市交通委执法总队消息,2018年12月24日,上海全面核查网约车平台整改落实情况,从联合检查组自2018年9月7日开始对上海网约车平台进驻式联查以来,上海已经有4.7万辆“马甲车”和1.3万名背景审查不合格驾驶员被封禁。

第 1 /  10 页
点击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