拯救10元手机壳的跨境大生意

  7月的深夜,出口商人陈鹏发了一条朋友圈:我做的是一单十块钱的小生意,没想到菜鸟这些大公司会为我们专门开了一条线路,但是不开,我就完了。

  陈鹏所说的线路是菜鸟在6月开通的超级经济专线,此前,因为物流频遭重创,陈鹏已经焦虑了大半年。

  更早的两年,这个专门向俄罗斯贩售手机壳的商人一直很快乐,平稳上升的生意是他最大的生活动力。通过阿里速卖通,陈鹏的店铺一年能卖出数万个手机壳,毫不夸张地说,这些售价10元的中国制造已经占领了俄罗斯市场。

  今年,陈鹏的生意发生了剧烈变化,由于平邮两次涨价,本就占比巨大的物流成本持续走高。“原本一个手机壳送到俄罗斯要花5块钱,在两次大幅涨价后,仅物流成本就要10块钱,一个月的亏损能到十几万。”

  6月,关注到平邮问题的菜鸟推出了超级经济专线,陈鹏的物流成本重新回归5元,对他来说,这像沉到水底前的一个救生圈。

  两次涨价酿成物流危机

  众所周知,俄罗斯轻工业发展不足,大量生活用品需要依赖进口,而俄罗斯年轻人又有了网购这一新路径。调研数据显示,俄罗斯已有90%的消费者进行网购,在“剁手族”所偏爱的商品中,小玩具、小件工艺品等品类较为热销。

  这催生了一大批像陈鹏一样的商家,他们通过阿里速卖通将物美价廉的小件商品卖往俄罗斯,手机壳便是其中销售最好的品类之一,大量俄罗斯年轻人已习惯从中国网购这些精巧的小玩意儿。

  在速卖通平台上热卖的手机壳

  “但跨境销售这些小东西的最大问题就在于物流成本高昂,最少的也要占到一半左右,基本都比商品的制造成本还高。”陈鹏介绍。

  在生意顺畅地运行两年后,陈鹏面临着突如其来的困境。今年4月和6月,一直低价运行的平邮体系连续两次涨价,价格几乎翻番,导致大量小商品的物流成本激增,很多商家都陷入了卖一单亏一单的窘境。

  “在两次涨价后,物流已经占到了所有成本的8成以上,我们的利润从十几个点直接降到了亏本。”周宇是向俄罗斯出售小饰品的商家,在这个领域,几乎整个义乌都在参与,竞争十分激烈。

  “就像大家正在打仗,突然后面被点了一把火,谁都不知道该怎么打了,只能停下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周宇说。

  但陈鹏和周宇并没有选择涨价,继续做着亏本生意。“因为大家都不涨价,都在死扛,谁先涨价了,谁就会输掉这个市场。”

  自找的替代方案,退货却成噩梦

  成本居高不下,陈鹏和周宇们开始四处奔走,找寻替代方案。

  不少第三方物流服务商嗅到了商机,他们推出了新的服务线路,而这些线路通常借由“国外小邮政”完成,与之相伴的是极高的退货、扣货等风险。

  对陈鹏等跨境小商家来说,这是不得不冒的风险。但从2月以来,他们发往俄罗斯的产品退款率从此前的6%飙升到了40%,甚至还有商家高达80%。有数据统计,仅因退货退款问题,这些卖家就损失超过了2亿元。

  退款率激增的原因很简单:第三方物流服务商未能与俄罗斯邮政进行对应的数据对接,使得邮件包裹处理时效无法得到保障,买家等待过久便选择了退款。

  “跨境消费者退货最大的问题就在于货还得跨国送回来。对商家来说,货一去一来,成本又翻了一倍,这简直是噩梦。”周宇说,

  “如果这样亏下去,可能不到一年我们就得关门了。”陈鹏的焦虑在6月几乎变成了绝望。

  大救援:让10块钱的生意也能好好活着

  “早在听到涨价传闻时,菜鸟就想过是不是要推出一款平邮产品,因为我们的平台还一直没有这种服务。”菜鸟出口物流负责人观取说。

  在商家遭遇大量退货退款后,观取坐不住了:“再不出手就只能眼看着人家破产了。”在他的指挥下,阿里速卖通和菜鸟决定着手开发一款平价物流产品,解决这个迫在眉睫的大问题。

  要改变平邮的价格问题,就要提供一条新的物流线路。为此,菜鸟找到了两个海外合作伙伴,三方决定从香港开辟一条新的平价线路。

  三方的博弈并非易事,因为要保证低价平价,几方探讨了很多种方案,菜鸟的谈判代表光是在几个国家穿梭就用去了一个月时间。反复博弈后,三方商定了一个此前从未有过的线路方案,从新的运营思路中要低成本。

  涨价前后与菜鸟线路成本占比对比

  解决了价格问题,更难的是数据问题。在菜鸟的中高端线路中,早在3年前就与俄邮完成了数据对接,双方皆可掌握包裹的实时动向,消费者也很少因物流问题退货。为了减少商家的这方面困扰,菜鸟又在年初与俄邮完成了平邮包裹的数据对接,从而实现了全量包裹的数据化管理。

  “因为成本低且工作方式古老,平邮历来容易出错,经常送到错误地点,引起消费者不满。在平邮产品完成数据对接后,我们至少减少了俄邮3倍的错误率,商家的退货率就下去了。”观取表示。

  6月,菜鸟正式推出了这条新线路——“菜鸟超级经济”。大量低客单价的经济小包开始通过这条线路济送往俄罗斯,仅一月内,就有十几万小包被顺利送至消费者手中。

  6月测试时的商家反馈

  “不仅成本掉回到原来的水平,投诉率也大大下降,对我们来说,这叫起死回生。”在使用这款产品之前,周宇的小公司已经连续亏本三个月,时间再长,恐怕就难以为继。

  两个月后的今天,陈鹏、周宇都重新保有了原来的利润率,这场长达半年的涨价惊魂落下帷幕。陈鹏感叹,没有想到这些公司会愿意出手拯救10块钱的生意,在一个燥热的深夜,他发出了那条大难不死的朋友圈。

  “跨境物流就像没有快递前的中国市场,这是难题,也是机会。”观取说,“但更重要的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让企业不论大小,都有同样的通货权,让即使10块钱的生意都好好活着。”

第 1 /  10 页
点击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