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总量控制加剧,单车们压力徒增!

  今天,北京市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的《北京市非机动车管理条例》提出,对共享单车实施总量控制,明确提出不发展电动自行车租赁。

  除了北京市对共享单车的总量管控,广州市控制共享单车总量,为新的竞争企业进入广州做准备,上海对共享单车乱停乱放现象的整治……这些政策的不断推出,无疑凸显了政府对共享单车问题的重视。

  当然,与其说是重视,不如说是共享单车早期野蛮扩张却带来后续诸多问题,比如共享单车的押金问题,共享单车的停放问题等等。

  从野蛮生长到现在,从最初的共享单车热潮到现在各地的共享单车“坟场”,很多玩家开始慢慢上岸,便造成了现在的摩拜、ofo和哈罗的“三国杀”的局面。不管怎么说,共享单车们的压力根本就没有间断过。

  第一就是资本的压力。面对一轮比一轮更高的融资来说,市场对资本的压力逐渐上升,投行机构可能不愿投资或者没有足够多的资金,而且现在共享单车的热潮已经退却,感兴趣的资本可以说很少。至于这一点,我们可以参照ofo公司的E2-2轮融资谜团和利用GSE进行融资的传闻。

  再者,在互联网的下半场,很多互联网企业都流露出了流量变现的紧迫感,关于在投入和产出比上,资本对企业的压力会越来越大而且如果投入无法产出价值,那么资本跟进的积极性就会被削弱。

  共享单车原本就没有一个很好的盈利模式,很多企业都处于亏损状态,变现需求则更加紧迫。可以说,流量变现可能成为改写“三国杀”局面的一个导火索。

  而且我们可以看到,共享单车们已经开始从烧钱抢市场抢用户的狂热中抽开身来,尝试着自己“造血”了。比如前不久ofo上线“视听风暴”的短视频广告业务,需要用户要先看5秒广告才可以骑车;哈罗单车的业务升级为“哈啰出行”,将涉足更多领域;昨天摩拜上线“摩拜商城”,主要出售骑行周边产品,另涉及服装、家居、电子、护肤等类目……都是一种商业化的探索,都是一种变现压力的督促。

  然而,对于ofo这这种简单粗暴的变现模式探索,可能并不是那么成功。ofo上线短视频广告业务,可以增加营收,但是会影响用户的体验。本来单车是用来帮用户节省时间的,5秒的广告虽然很短,但相对于一个急着上班用户来说,已经很漫长了,而这短暂的5秒很可能造成用户的流失。

  对于ofo来说,不可能没有想过用户体验问题,而是变现的迫切。因为最近的ofo并不好过,不断传出人去楼空,裁员的消息。虽然对于人去楼空的传闻,官方的回应是“租约到期”,但办公区域缩减,也变相地透露出了ofo的资金的紧迫。

  虽然这一方ofo略显窘迫,但另一方的哈罗却干劲十足、野心十足。9月17日,哈罗单车进行品牌升级,升级为哈啰出行。以共享单车作为底层流量业务,嫁接更多城市出行业务,将涉足更多领域。而这,也可以说是变相地一种扩张和一种变现模式的探索。

  除了共享单车的自身的变现压力和同行的竞争压力以外,还有市场扩张的压力。以广州的共享单车优化市场竞争的政策为例,我们可以预见在未来,共享单车越来越多地面临市场扩张的压力。

  随着各地相关管控的政策的推出导致成本的升高和相对稳定的市场环境,也注定了共享单车企业的烧钱抢市场的野蛮策略逐渐偃旗息鼓。取而代之的是大集团的竞争、业务布局的竞争,比如现在的哈啰出行和摩拜单车已经化为了阿里和美团点评在本地化生活服务中的一份子了。

  整体来说,在未来,相关法规的完善,共享单车的压力会逐渐增加。而目前是共享单车们突围的好时机,这也很好地解释了为何摩拜、ofo和哈罗动作不断了。

第 1 /  10 页
点击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