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俄大战一触即发?比想象中更复杂

美俄交恶

最近几天,中国媒体炒作“美俄关系极度危险”、“美俄大战一触即发”,山雨欲来风满楼,黑云压城城欲摧。美俄交恶,在地缘政治上对中国自然是利好。媒体这通炒作,也并非没有部分事实依据,其主要由头,一是美国通过了对俄罗斯的最新制裁法案,二是俄罗斯则采取了强硬的反制措施,驱逐了美国755名外交人员。

但是,中美俄关系,是全球最重要的“大三角”,对于这个“大三角”的走势判断,容不得半点马虎。可以说,上述媒体的炒作,只是抓取了部分事实。“美俄关系极度危险”“美俄大战一触即发”这一说法,目前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撑。

一、美对俄制裁,特朗普、彭斯、蒂勒森三大巨头却向俄罗斯释放善意

特朗普释放善意

8月2日,特朗普签署了对俄制裁法案。但是,在签署法案的同时,特朗普附上了一通声明,该声明核心意思是表达自己迫于无奈,被美国国会逼上梁山,其实打心底不想签署,并痛斥国会坑了美国,最后给俄罗斯留下一笔绝妙的暗示——该法案还是可以暂停的,就看你俄罗斯怎么做了。

特朗普怎么痛斥国会的?特朗普认为,国会这个愚蠢的法案促进了中俄关系:“令华盛顿难以为美国人民达成有利的交易,却进一步拉近了中国、俄罗斯和朝鲜的距离。”

特朗普给俄罗斯留下了怎样的暗示?特朗普在声明里称:“我们希望两国能就主要全球问题开展合作,那样也就不需要这些制裁了。”上面这句话,特朗普明显在向俄要价。特朗普也认为,这个法案“极度有缺陷”、“违宪”,如果该法案“给美国商界、友邦和盟国带来不良后果”,白宫将可能采取措。

美国国务卿蒂勒森

连日来,特朗普反复将锅推给国会,并表达对美俄关系恶化的不满,8月3日,特朗普发推特称:“我们与俄罗斯的关系目前处于空前和非常危险的低谷。你们可以感谢国会,同样是这些人,他们甚至不让医保改革法案通过”。

表达不满的不仅仅是特朗普,还有美国国务卿蒂勒森。蒂勒森向记者表示:“总统和我都不为此感到特别高兴。

我们明确讲过,这对我们的努力没有帮助” 上周末,蒂勒森表示:“美国人民(希望)看到俄罗斯采取步骤来改善与美国的关系”。蒂勒森还把眼光放到制裁以后的时代,补充说:“我们希望……这些制裁措施将不再必要。”

蒂勒森上面谈到的“我们的努力”,所指的就是由基辛格提出、特朗普执行的美俄缓和大战略。蒂勒森被称作是最“亲俄”的国务卿,他的努力,俄罗斯精英也看在眼里,俄罗斯联邦委员会国际事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弗拉基米尔·贾巴罗夫接受RT电视台采访时曾表示:“他为恢复俄美关系做了不少工作。”

最近,美国副总统彭斯对俄罗斯的表态也值得琢磨,在波罗的海访问的彭斯7月31日讲话中将俄罗斯比作“侵略的幽灵”,但随后话锋一转,表示美国希望与俄罗斯改善双边关系,但莫斯科应当从根本上改变自己的政策:

美国副总统彭斯

【特朗普总统明确表示:美国准备与俄罗斯改善关系。但总统和国会一致认为:关系改善和解除制裁需要俄罗斯从根本上改变自己的行动,首先是那些导致制裁的行动。美国选择在合作和维护共同利益的基础上与俄罗斯建立具有建设性的关系。俄罗斯也做出表示,希望与美关系实现正常化。】

可以看出,美国总统、美国副总统、美国国务卿,美国政界当今三大巨头,对俄罗斯的态度都是留有余地的。

美国国会所通过的“对俄制裁法案”,客观上变成了这三大巨头手里向俄罗斯谈判的筹码。另外很重要的一点是,有分析认为,美国国会通过的对俄制裁法案比最初版弱化。俄罗斯媒体称,该法案似乎没有人们担心的那么严重。分析人士称,美国新制裁法案比最初版本要弱化,未必会对俄罗斯经济产生严重损害。

二、俄罗斯反制裁,普京却反对进一步反击

中国媒体大量报道了俄罗斯对美国的反制裁。但是,俄罗斯到底是如何反制裁的?首先,普京选择在7月28日敦促美国755名在俄外交工作人员停止活动。对此,普京的解释是,美国驻俄外交机构人数将与俄驻美外交机构人数一样,均为455人。

而俄罗斯资深外交官、驻挪威、日本和韩国前大使、俄罗斯科学院美加学院主任研究员亚历山大·帕诺夫认为,此举不会对华盛顿造成损害:【至于所削减的人数,主要是技术人员,甚至主要是在当地雇佣的俄罗斯公民。从外交工作角度来看,我不认为这会对美国有所损害。】

其次,7月31日,俄罗斯媒体报道,普京就俄美关系发表了一番重要讲话,Vesti.ru网站发布了普京的采访全文,其中核心论点是“反对在同美国的共同活动的任何领域采取限制”。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莫斯科电,“俄总统普京表示,当前阶段反对在同美国的共同活动的任何领域采取对美国有严重影响的限制措施”:

【可以理论上想象一下,可能某个时候会有一个片刻,那时试图施压俄罗斯造成的损失将同那些限制合作产生的负面后果相提并论。如果这个时刻到来,我们可以审议其他的回应选项。但我希望,不会走到这一步。我目前是反对(在合作领域采取限制措施)的。】

普京对美国的反击是有限的、有克制的

可见,事实上,普京对美国的反击是有限的、有克制的。普京为何反对进一步反击、扩大对美打击面?与特朗普、蒂勒森、彭斯一样,在反击的同时,普京给“俄美缓和”的可能留下了余地。

普京的有限反制策略,从俄罗斯官方媒体的反映中也可以看出。俄罗斯官媒与俄政府、情报机构紧密合作,执行普京的全球战略。近期,在美俄关系吃紧时,俄罗斯官方媒体并没有大规模向特朗普政权挑衅,反而是大量报道了特朗普、蒂勒索、彭斯释放善意的谈话,此外,还重点报道了俄罗斯与美国在其他方面的合作进展。比如:

——普京有限反制后,俄媒报道了俄外长与美国国务卿蒂勒森的交流,报道了蒂勒森的积极回应,俄媒引用蒂勒森话称:【我们在俄罗斯采取行动之后的交流十分专业,没有任何寻衅色彩。我想我和拉夫罗夫外长都明白我们的作用和责任,我想他和我一样,都想努力找到拉近彼此关系的方法。】

普京

——普京有限反制后,俄媒报道了俄美两国常驻联合国代表达成共识,改善双方在安理会的协调:【两国外交部门负责人达成共识改善在联合国安理会平台的工作,其中包括安理会有关反恐、朝鲜、叙利亚、也门、利比亚以及其它国家局势的议题。】

——普京有限反制后,俄媒报道美俄在叙利亚方面的合作,俄媒引用美国国务院代表的话称:【华盛顿将继续与莫斯科合作,以战胜“伊斯兰国”并政治解决叙利亚局势。】

俄罗斯官方与媒体将美俄关系恶化归罪于美国国会,而不是美国总统特朗普,更不是美国副总统、国务卿,非常明显,普京及俄罗斯当前仍然试图为美俄在其他方面的合作留下空间。

三、美国国会打败了特朗普?

“特朗普败给了美国国会”、“特朗普签署这份法案更多出于无奈”,这是俄罗斯官方的结论。正因为有了这个结论,特朗普、蒂勒森、彭斯还可以继续与俄罗斯讨价还价。然而,这个结论可能仅仅是这个事件的表象,其本质更加复杂。

第 1 /  10 页
点击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