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专门生产“安全感”的人在为您守岁

的确,军人这种职业,复杂到你无法以经济手段为他的付出定价,简单到你无从以任何职业的诉求为他的奉献买单。

作家沙叶新在一篇文章中讲述过这样一个故事——

一天,一名中尉军官看到一个男孩在路口哭泣,于是问他是不是迷路了,男孩说不。又问为什么不回家,男孩说我在站岗,不能回家。

原来这个男孩在一群孩子玩的军事游戏中负责站岗。游戏结束,其他孩子都已回家,却把他忘了。尽管已天黑无人,他仍坚守岗位。

中尉对男孩说:“游戏结束了,你回去吧。”男孩说:“不,我没接到命令。”中尉说:“我是真正的军官,现在我命令你,回家!”男孩立正后说了声:“是!”方才离去。

很多人为这个故事感动,因为这样的游戏我们或许都在孩童时代玩过。我们之所以感动,不在于那能牵动我们情怀的游戏,而是那个男孩对于军人这一职业近乎本真的尊重。

更能触动我们情怀的,是真的有一批人,在边疆,在哨所,在祖国大地的各个关卡,在军营的各个岗位,瞪着眼睛,关注着那个能让我们好好过年的词:安全!

他们不怕暗夜的黑,他们舍却团圆的暖,他们做着单调甚至重复的动作,平凡而普通地为同胞提供着一种看不见却绝对感得到的产品:安全感!

第 2 /  10 页
点击查看余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