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我是数据保护神

  近期,一部口碑爆棚的国产影片《我不是药神》,凭借剧情中法理与人情、小我与大义、疾病与人生的重重冲突备受网友关注,刷屏不断,纷纷感慨“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药就在那里,我却买不起”。而作为混迹IT行业多年的专业人士,我想说还有一种深刻的体验叫做“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数据已恢复,可是不能用”。

  剧照(图片来源于网络)

  在国内其他行业对数据的备份与恢复仍旧觉得无关痛痒的时候,众多金融行业机构不仅部署了灾备方案,还对此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从银监会的各项书面规定,到各个银行陆续完成双机双柜方案、异地容灾方案的部署,这一“领头羊”始终让其他行业望其项背。

  然而,意外总是无法避免。2016年10月,宁夏某银行因数据问题被银监会通报。他们做了双机双柜,遭遇故障后,恢复过来的数据真真是一点没丢,然而意外的是,因为ASM文件错误,导致数据库整体不可用。于是乎就有了上面提到的深刻体验,“数据已恢复,可是不能用”。

  对此体验同样深有感触的还有云南某三甲医院,虽然采用了某品牌的CDP备份软件,在IT事故后,也确实恢复了全部的数据,可是数据库根本打不开。 “数据备份,可用性是底线”,看来这句话没错。

  2009年的某天,远在雪域高原西藏的拉萨百货公司正在收费的POS机突然无法扫描商品,信息中心的工程师进行迅速排查后发现POS系统的服务器因存储柜的原因造成了数据无法读取。存储坏了也是常见的IT故障,只不过拉萨地理位置特殊,如果等待存储公司救援,恐怕要耽误几天时间。所幸前期信息中心购置了一套备特佳CDP容灾备份系统,联系了厂家和力记易的工程师,几分钟后不仅恢复了全部数据,数据库也恢复了正常使用。据悉,拉萨百货随后又增购了一套备特佳来备份卡库业务系统。

  一种CDP,两种“药效”。

  一种CDP,怎么会出现两种“药效”?

  CDP即连续数据保护(continual data protection),要求持续不间断的监控并备份数据变化,可以恢复到过去任意时间点。根据实现的程度,又分为Near-CDP和True-CDP。

  Near-CDP实现仍为按照一定的时间周期持续备份数据,因此存在时间窗口,需要数据恢复时仅能恢复到固定的时间点,并不能形成完全意义上的持续保护。

  True-CDP相比Near-CDP,可以恢复任意历史时间点的数据,要求更为苛刻,对业务数据的保护也更为严密。

  Near-CDP和True-CDP就像电影中提到的抗癌神药,只不过前者是“印度仿制药”,后者是“专利药”。Near-CDP产品虽然也能实现一定程度的数据备份与恢复,但是恢复的数据有可能不完整,或者不可用。就像前面提到的那家医院,关键时刻,Near-CDP产品可能会“要命”。

  我不是药神,我是数据保护神。

  电影中提到的抗癌神药在现实中叫“格列宁”,是“专利药”。据悉,这种好药的诞生,从研发到上市耗费了约50年的时间。而备特佳CDP备份软件的研发也与其类似,是北京和力记易科技有限公司“十年磨一剑”的成果。

  备特佳CDP备份软件是一款True-CDP备份产品,不仅能够实时备份,还能任意回退,既能100%恢复数据,还能保证恢复数据的可用性,完全符合SNIA定义的CDP持续数据保护的标准。十余年来,在容灾备份市场,备特佳为众多医疗卫生、商超酒店、政府机构、金融证券、工矿企业等不同行业的客户提供了CDP容灾备份方案与服务。最重要的是,备特佳的价格根据不同的备份需求和功能模块配置而高低不同,CDP容灾备份方案就在这里,你完全买得起。

  从成立之初,和力记易始终专注于容灾备份领域,经过十余年的不断发展,目前形成了以“CDP容灾备份产品”为核心同时兼顾传统数据备份产品的全需求、全平台的研发、销售和服务体系,成为国产容灾备份的领跑者,成为名副其实的容灾备份专家。

  我不是药神,我是数据保护神。

第 1 /  10 页
点击查看余下全文